武当道长展示八卦掌引凤归巢实战用法

作者:季分明时间:2017-09-180个伟大的用户访问过

  从明嘉靖、万历文人篆刻艺术体系的确立到清雍正时代,除了文彭以外,无人能拥有与何震、苏宣、朱简、汪关、程邃相抗衡的印坛地位。清乾隆初期,丁敬开始崭露头角。
  丁敬,字敬身,号钝丁,浙江钱塘人,生于清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卒于清乾隆三十年(1765年),精于诗文、书画和金石。丁敬对于研究金石文字、器物极有心得,常亲临悬崖绝壁摹拓。对于秦汉钟鼎彝器,鉴赏力甚高,于宋元名迹书画,过眼即辨真赝。“寸铁三千年,秦汉兼元明”,他的篆刻宗法秦汉,兼收历代之长,入古出新,孕育变化,气象万千,成为西泠印派创始人、浙派始祖,居西泠八家之首(所谓西泠八家,就是丁敬、黄易、蒋仁、奚冈、陈鸿寿、陈豫钟、赵之琛、钱松等大家),著有《武林金石录》、《龙泓山馆诗钞》、《砚林集拾遗》、《龙泓山人印谱》等。丁敬的篆刻,强调刀法的重要性,主张用刀要突出笔意。他的刀法钝朴奇崛,风格遒劲。他在篆法、章法、刀法3方面都有独创性的建树。丁敬运刀,从魏植、朱简的“碎刀法”获得启发,每一线条的篆刻都由多次提按起落的切刀来完成,增强了起伏顿挫的节奏,使笔画具有“屋漏痕”式的凝练苍莽效果。丁敬确立的这种“切刀法”规范,成为其后篆刻艺术主要的运刀方法之一,同时也构成了浙派篆刻的特有技法。

  丁敬写过二首论印诗:

  《说文》篆刻自分驰,嵬琐纷纶炫所知。

  解得汉人成印处,当知吾语了非私。

  古人篆刻思离群,舒卷浑同岭上云。

  看到六朝唐宋妙,何曾墨守汉家文?

  这两首诗体现了丁敬的篆刻艺术观。入清以后,篆刻家往往把对金石文字的研究作为篆刻艺术实践的重点。固然,对金石文字的研究有利于篆刻创作的一面,但如果僵化地来看待金石文字同篆刻艺术的关系,把摹古当创作,死守大小篆和《说文》的藩篱,只能扼杀掉人们的艺术创造力。康乾时期的印坛,正是这种泥古之风盛行,死守文字藩篱最为保守的时期。

  丁敬却认为“文字”同“篆刻”是“分驰”的,前者是文字研究,后者是艺术创作。他强调了艺术创作的个性化,主张“思离群”。汉印自有汉印的卓越,六朝、唐、宋印也有六朝、唐、宋印的妙处。艺术创作不能自划框框,束缚手脚。凡有利于艺术表现,汉印也罢,六朝、唐、宋印也罢,都应该吸收。

  丁敬的见解是正确的,他的篆刻超越了同时代的印人,为当时沉闷的印坛带来一股清新之气,开创了浙派的最高门径。丁敬刻印变化甚多,章法神奇,方印中有圆篆而不觉萧疏,有方篆而不觉板滞。最妙的是他晚年刻的一纽长朱文印,文曰:“上下钓鱼山人”,“上”字一点,“下”字一点,“钓”字金旁四点,勺旁一点,“鱼”字是象形文,鱼眼一点。这方印共6个字,有8小点,真妙极了!他71岁还能刻小印,有方5分大的小印刻了“寒潭雁影”4字,“潭”字三点,又兼当着“影”字旁边三撇,也是很妙的布白和章法。从此亦可想见此老的眼力过人,但也就是在这一年去世的。他的“龙泓馆印”、“陆飞起潜”、“心无妄思”、“启淑私印”、“丁敬身印”等印,篆法删繁就简,参以隶法,如其中的“水”字旁,多参用隶书三点水的写法,“无”字写法则完全借用隶书结体,“启”字则参用简体字;印文体势上则平方正直,方圆互参,颇显简古平淡,高古含蓄。这种篆法乃是丁敬所独得的印学“千五百年不传之秘”,使得他的篆刻最得汉印精神,也成为以后浙派篆刻的主要面目。丁敬的“竹解心虚是我师”一印,取法秦汉碑板意趣,线条细劲,损破的边栏与时有断裂的笔画,产生一种断续、跳跃的节奏感,全印的谐调统一,又令观者在美的韵律中体味出宁静、纯清的意境。运刀节奏感强,线条苍古朴茂,柔中寓刚,极富笔墨味和金石趣。这类印风,后来成为浙派白文印的典型作品。

  丁敬痛恨势利之人,对前来求印者,先要弄清对艺术是否有所了解,而不管来人地位高低、报酬丰薄。有人以为倚仗权力或钱财便能得到一切,丁敬对此深恶痛绝。一次,有个人带着几块石料找丁敬刻印,说是奉刘中丞之命,要马上刻成,不得有半点马虎。丁敬看他趾高气扬的模样,说:“等着吧,今天肯定让你取走。”那个家伙从上午一直等到傍晚,才有人把一个纸包交给他,说:“印刻好了,你拿走吧。”那家伙打开纸包一看,里面有两方印,一方刻着“鬼魅登门”,一方刻着“狗仗人势”,纸条上写道:“篆刻原为雅事,权势焉得强求。另有专函,寄与中丞。”气得他脸色惨白,灰溜溜地走了。

(责任编辑:季分明)
    无相关信息